您当前的位置: 东莞市侦探 > 新闻资讯 >
  • 11-28
    在我们认识两个月的时候,女友和我抱怨压力大,在视频里哭得稀里哗啦,她说自己还没毕业,工作也只算兼职,但是家里都指望着她。那一次,我给她汇了五千块钱,那是我一个月工...
  • 11-28
    我一心地等,等到他博士毕业,希望能苦尽甘来,可没想到等他毕业那一天到来时,而我的爱情却已落幕。 我的故事或许是现代版的陈世美与秦香莲,可是又不完全相同。我为了他放弃...
  • 11-28
    我和女友间的恋爱是属于马拉松式的,在我感觉感情枯燥无味之际,并且对婚姻不再抱有希望的时候,女友却突然提出和我结婚的想法。我以为女友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没有当回事。因...
  • 11-28
    3个50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一对20多岁的小夫妻走进了鼓楼区婚姻登记处。我们小孩要离婚。两个中年人开口向工作人员咨询离婚手续。随 后 ,他们认真地帮孩子填起离婚协议书,一旁的小...
  • 11-28
    自从老公亲口告诉我他与外面女网友出轨的事情后,我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睡觉,痛苦难以用语言表达,接近崩溃。因为他已经在八年前同样出轨一次是与女网友发生一夜情,当时是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