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莞调查取证:女邻居家阳台晒了老公的内裤
发布时间:2021-04-10
婚后第三年,女儿出生,一切都很好,3口之家其乐融融。
 
  女儿一岁的时候,他们的公司在南京设了办事处,派他去做主任。他征求我的意见,我像这个世界上所有贤淑恭良的女人一样,毫不犹豫地支持他的事业发展。
 
  女儿虽然小,好在我的父母身体都很好,可以帮着照看,况且南京离徐州又不远,他回来或者我去看他都很方便。
 
  刚去南京时,他几乎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,跟我说说一些乱七八糟的琐事,在电话里听听女儿的呀呀学语。 大半个月,或者一个月,就回家一次。我自己带孩子,还要上班,虽然累了点,但心里是从容的。但渐渐地他回家的间隔越来越长,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。问他,他说是业务多了,工作太忙,顾不上。我有点怀疑,便不打招呼去看他。
 
  他在一个小区租了一套房子住。我的突然袭击并没有查到什么,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没有找到一点女人的痕迹。只是太过于冷清,好多生活用品,牙刷牙膏什么的都不全。我心疼他,一个男人离开家,没有女人照顾,生活有点太潦草了。 我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,去超市里给他买香皂、毛巾,把冰箱塞满,做我能做的一切。
 
  只是出门的时候,偶尔会碰到对门的邻居,一个30多岁的女人,长得不算美,但挺有气质的样子。
 
  我敏感地觉得,她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,让人很不舒服。问老公认不认识对门的邻居,他不耐烦地说:“都是租房住的,谁也不认识,你瞎操什么心。”
 
  他的话并没有让我放心,我开始留心。
 
  直到有一天,我趴在阳台上张望,看见对面那个女人家的阳台上晾了一条男人的内裤,随风飘扬着,我心里一动,拼命探过头去,再看再看,裤口那儿,有一个剪开的口子。
 
  我老公总是嫌内裤的边太紧,每次买回来我都要帮他把内裤的松紧带重新换掉,这一条,是那天女儿哭闹不停,他又急着催我,我随手拿剪刀剪了一个口子,以便让裤口松点。
 
  在我的逼问下,他承认了一切:那个女人的老公出国后跟她离婚了,孩子被送到了国外,她一个人生活,开了一家公司,生意做得还不错,比他大5岁。有一次家里的保险丝坏掉,请我老公帮忙,就这样熟悉了。
 
  一个孤独的女人,一个孤独的男人,在某一次酒后发生了故事。之后,两个寂寞的人相互慰藉。
 
 东莞调查取证我本来是坚定地要和他离婚的,但他对我痛哭流涕地忏悔,说自己只是一时糊涂才犯下的错,他爱的永远是我,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打发寂寞而已。只要能原谅他,他马上申请从南京调回徐州,再也不踏进南京半步。他的忏悔如此真诚,想想女儿,我原谅了他。 但是我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,我根本没有来得及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根本没有说服好自己,就这样仓促地接受了他,我的态度,是施舍的、居高临下的。
 
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沟通、没有性爱。虽然他一直努力对我好,但我试图接受他的时候,那个女人的影子总是会出现在眼前,我觉得他肮脏,无法全身心去接纳他。
 
  这中间还发生过一件事情,让我和他的矛盾更加激化。他晚上去夜总会,找了一个小姐陪他,还给她留了电话。那个女的打电话找他的时候,刚好被我听得清清楚楚。
 
  本来想好好相处的心再一次凉透,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吗?
 
  冷战继续,争吵、冷战、相互折磨。这一年多,我和他都被折磨得疲惫不堪。应该说,最后是我自己逼走了他。
 
  他提出分居,我接受了他的建议,两个人先冷静一段,重新思考我们的婚姻。他从家里搬了出去,自己一个人住,每周来看女儿两次。这期间,我认真地思考过,我觉得自己还是爱他的,时间能冲淡一切,过去的错误,就当是年少轻狂吧。